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
艺术与阅读 | 瞬间与永恒——西方绘画与经典文学的浪漫相遇
2022-06-25 00:42
本文摘要:泉源:书香苏州为贯彻落实中国图书馆学会《关于开展2020年全民阅读事情的通知》,创新阅读推广形式,将艺术培育与阅读推广相联合,在第25个4·23世界念书日来临之际,中国图书馆学会阅读推广委员会围绕“书香助力战‘疫’,阅读通达未来”主题,提倡2020年“艺术与阅读”线上美育展览系列运动,以配合促进全民阅读的推进和美育教育的开展。

米乐m6

泉源:书香苏州为贯彻落实中国图书馆学会《关于开展2020年全民阅读事情的通知》,创新阅读推广形式,将艺术培育与阅读推广相联合,在第25个4·23世界念书日来临之际,中国图书馆学会阅读推广委员会围绕“书香助力战‘疫’,阅读通达未来”主题,提倡2020年“艺术与阅读”线上美育展览系列运动,以配合促进全民阅读的推进和美育教育的开展。本次运动由东莞图书馆、南京艺术学院图书馆、武汉大学图书馆、中国美术学院图书馆、鲁迅美术学院图书馆、北京影戏学院图书馆、广西艺术学院图书馆配合组织,杭州弘雅科技有限公司提供支持,《大学图书馆学报》、《图书馆论坛》提供媒体支持。本期主题瞬间与永恒——西方绘画与经典文学的浪漫相遇文学与绘画是两种差别的艺术体现形式,两者既有区别又有联系。

一方面,有不少文学家从绘画作品中获得灵感,展开创作。另一方面,文学巨匠笔下众多令人叹服的故事情节和人物,就好像一幅幅写实的绘画。许多画家或受文学作品的启发,或取材于文学作品,塑造生动的人物,描绘特定的场景。

好比,《神曲》、《十日谈》、《失乐园》等众多耳熟能详的经典文学名著,就与精致的世界名画一起,给我们带来视觉的盛宴。引领我们进入迷人的艺术殿堂。——陈亮(南京艺术学院图书馆 馆长 研究馆员)阅读即人生。艺术作品的鉴赏也是阅读的一种。

它既是艺术的,也是历史的,固然也是文化的。它既是深度的,也是长度的,也还是宽度的。——刘青华(东北师范大学图书馆研究馆员)前言有人曾说,如果把圣经文学也算上的话,整个西方艺术史,是泉源于文学的。

由此可见,西方艺术家从文学作品取材的现象屡见不鲜。文学作品中严谨练达的词句、激情洋溢的对话、庞大充沛的情感经常引发艺术家的灵感和想象,绘就了一幅幅惟妙惟肖、震撼人心的画作。本次展览出现的是一个关于西方经典文学和绘画相连的缤纷世界。

诗歌、戏剧、小说与绘画,文学家和艺术家从各个视角,用种种方法,以差别身份演绎发生于文学的场景,诠释了文学与绘画对人类社会的特殊影响与价值。Introduction文末有福利,不要错过哦~~01诗歌运用高度凝练的语言,具有一定的节奏韵律,转达诗人情感,反映社会生活,是迷醉公共心怀的智慧文学。诗歌的魅力也让无数画家为之倾倒,从文艺再起时期到近现代,降生了许多取材自诗歌的绘画。

诗兴智慧的绘画就泉源于其中。取材自[意]波利齐亚诺《交锋篇》《交锋篇》是为庆祝1475年发生在佛罗伦萨的骑士交锋而创作的诗歌。主要内容是维纳斯为了处罚对恋爱不屑一顾的猎人朱利奥,让他疯狂地陷入到对西蒙奈达的恋爱之中。

《春(Spring)》 [意]桑德罗·波提切利1481-1482 木板蛋彩画 203cmx314cm乌菲齐博物馆 15世纪意大利早期文艺再起《春》是波提切利最著名的作品,它的许多秘密连续让人着迷,如同虚实之间难明的谜。维纳斯站在画面中央。

在人文主义者的看法中,它象征着爱,宇宙和自然的气力。画面右侧,东风追逐着与他有染的仙女克罗莉斯。她在那里,将要转酿成穿着花朵衣服的女人,亦即植物女神,也是春天的代表。

画面左侧,三位女神在墨丘利眼前跳舞,同时墨丘利举起蛇杖,赶走乌云,掩护永远的春天。在创作这幅神话主题画作时,波提切利接纳了由波里齐亚诺生长出来的图像系统:一系列的诗意情形在童话般的庭园发生,故事灵感源自贺拉斯(Orazio)的颂歌、卢克莱修(Lucrezio)的《万物天性论》(De Rerum Natura),以及奥维德的《纪年表》(Fasti)。取材自[意]但丁《神曲》《神曲(意大利语Divina Commedia英语Divine Comedy)》,是著名意大利诗人但丁·阿利吉耶里(Dante Alighieri,c.1265–1321)创作的长诗。

《地狱里的但丁和维吉尔(Dante and Virgil in Hell)》[法国]威廉·布格罗 1850 布面油画280cmx225cm 奥赛博物馆现实主义时期《地狱里的但丁和维吉尔》主题取自于《神曲》中所描绘的,但丁被维吉尔邀请一起游览地狱的场景。这幅画一改布格罗作画通例,以狂烈,鲜明的色彩,来体现地狱的七宗罪——狂妄、嫉妒、暴怒、懒惰、贪婪、贪食及色欲。在画面最中心的位置,是2名相互厮打的罪人,其中一人抓住另一人的侧腹,并撕咬他的喉咙,这是暴怒。紧接着他们后面,是一名无力瘫躺在地上的人,他漠视眼前发生的一切,这是懒惰。

而更远处的人群,划分描绘了狂妄、嫉妒、贪婪、贪食和色欲。左边的2个路人是但丁与维吉尔,头戴橄榄枝环的是但丁,身着红衣的是维吉尔。

取材自[意]但丁《新生》《新生》是意大利诗人但丁早期的代表作,记述他对比阿特丽斯(厥后成为他一生的缪斯)的恋爱和她芳魂早逝的悲剧。《但丁和比阿特丽斯(Dante and Beatrice)》[英]亨利·霍利迪 1882-1884 布面油画140cmx199cm利物浦沃克美术馆 现实主义时期取材自但丁的自传式诗集《新生》,但丁冒充被其他女子吸引来隐藏对比阿特丽斯的爱。画面中白衣女子即是女主角,蓝衣女子是她的女仆,在红衣友人的陪同下目不转睛地从但丁眼前走过,因为耳闻他对其他女子示好,居心忽略他。

这幅画是以佛罗伦萨的圣三一桥为布景所在,远处是韦奇奥宫桥。取材自[古罗马]奥维德《变形记》全诗15卷,凭据古希腊哲学家毕达哥拉斯的“灵魂循环”理论,用变形,即人由于某种原因被酿成动物、植物、星星、石头等这一线索贯串全书,共包罗巨细故事250多个,是古希腊罗马神话的大搜集。《挂毯编织者(The Fable of Arachne)》[西班牙]迭戈·委拉斯凯兹 1657 布面油画220cmx289cm普拉多美术馆 巴洛克时期这是委拉斯凯兹最著名的作品之一,是他神话作品的代表作。

这幅作品描绘的是罗马诗人奥维德《变形记》中一个故事——《阿拉克尼神话》,亦称《纺织女》。他不是为国王绘制的,而是为一个私人主顾绘制的。这幅作品描绘的是女神雅典娜和凡间女子阿拉克尼角逐纺织技术,阿拉克尼遭到处罚的故事。

《亚特兰大和希波墨涅斯(Atalanta And Hippomenes)》取材自[古罗马]奥维德《变形记》(诗歌)[意]圭多·雷尼 1612 布面油画 206cmx297cm普拉多美术馆巴洛克时期这幅画描绘了神话故事中战无不胜的希波墨涅斯与机智精明的阿塔兰忒的那场赛跑。年轻女人阿塔兰忒想要守卫贞洁,为了挣脱那些追求者,她通过赛跑来挑战他们,并许诺跑赢她的才气拥有她,而输者则要被正法。她长时间保持着全胜状态,直到希波墨涅斯泛起,他相信女性有虚荣心和洽奇心,因此在赛跑历程中扔下三个金苹果,阿塔兰忒停下来捡拾,这才输了角逐。

画家在这幅画中将古代美感的尺度理想化,描绘了对角线上平滑白皙的裸像,阿塔兰忒的赛跑行动与注定的捡拾姿势也到达了平衡。画家选择了十分精致的艺术气势派头举行创作:光洁的人体交织在土地、天空所在的灰褐色配景之中。

这幅画具有精致的古典主义气势派头,出现出无瑕的平静之美,唯有交缠在一起的飘扬衣袍给人以动感。取材自[英]丁尼生 《夏洛特女士》《夏洛特夫人》脱胎于13世纪意大利小说《唐娜·迪·斯卡洛塔》,讲述了一个被囚禁于高塔的贵族少女阿斯特拉艾琳的故事。

其生动的中世纪浪漫主义和神秘的象征主义启发了许多画家,尤其是拉斐尔前派画家及其追随者。《夏洛特夫人(The Lady of Shalott)》[英]约翰·威廉姆·沃特豪斯 1888 布面油画153cmx200cm泰特美术馆 浪漫主义时代这幅画是沃特豪斯的代表作。描绘的是阿尔弗雷德•丁尼生的诗篇《夏洛特女士》。

画面中的夏洛特女士右手放在泊船的链锚上,嘴巴微张,她在唱着“她最后的歌曲”。她盯着前面的十字架,旁边有三根蜡烛。

在19世纪末期,蜡烛往往象征着生命,其中两根已经熄灭,讲明随着船只的下沉,她的生命即将竣事。她坐着的织毯是她自己在织布机上编织的,上面描绘着加龙省城的场景。织毯上有两小我私家物:一个是夏洛特女士自己驾船驶向加龙省城,另一个是加龙省爵士骑在马上,骑士们围绕着他。

02常言道,人生如戏。人从降生的那一刻起,在生活的舞台上,真心或冒充饰演着种种角色,后代、怙恃、手足、朋侪、师生、演员、看客……反之亦然,戏如人生。古往今来,所有戏剧无不取材于真实的人生,展现人们生活的某个侧面,传奇却崎岖,琐碎而优美,荒唐不谬妄……取材自[英]莎士比亚 《罗密欧与朱丽叶》《罗密欧与朱丽叶》(Romeo and Juliet)是英国剧作家莎士比亚创作的悲喜剧。

该剧讲述意大利贵族凯普莱特女儿朱丽叶与蒙太古的儿子罗密欧诚挚相爱,誓言相依,但因两门第代为仇而受到阻挠。《罗密欧与朱丽叶(Romeo and Juliet)》[英]弗兰克·迪克西[爵士] 1884 布面油画171cmx118cm南安普顿市美术馆 浪漫主义时代2012年情人节前夕,英国著名观察机构(YouGov)与英国艺术品基金会(Art Fund)联手,开展“最浪漫艺术品”评选。效果显示,71%的英国民众心目中“最浪漫的艺术品”就是这幅描绘罗密欧与朱丽叶深情一吻的油画。这幅画画面色彩艳丽丰满,人物神态惟妙惟肖,将一对划分在即的情人之间充满甜蜜与不舍的情愫描绘得入木三分。

取材自[英]莎士比亚 《仲夏夜之梦》《仲夏夜之梦》是一部富有浪漫色彩的喜剧,讲述了一个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恋爱故事。此剧被公认为是莎士比亚的第一部杰作,也是莎士比亚最受观众喜爱、演出次数最多的喜剧。《〈仲夏夜之梦〉中的场景-泰坦尼亚与博特姆(Scene from A Midsummer Night's Dream. Titania and Bottom)》[英]爱德温·亨利·兰德西尔[勋爵] 1848-1851 布面油画133cmx82cm维多利亚国家美术馆浪漫主义时代这幅画的主题泉源于莎士比亚著名戏剧《仲夏夜之梦》中的第三幕,画中的女性是仙境的女王,仙后泰坦尼亚,在喝下了恋爱药水后,拥抱着她短暂的恋爱工具尼克·博特姆,一个被施了邪术、酿成驴脑壳的人。

围绕着两人的另有许多前来围观的仙子们。此外,画家还用了兔子和花朵来营造气氛。

刘易斯·卡罗尔(Lewis Carroll,1832-1898),《爱丽丝梦游仙境》的作者,对画作中的兔子十分喜欢,谁人著名的拿着怀表的兔子的形象也许正由此而来。取材自[英]莎士比亚 《一报还一报》《一报还一报(量罪记)》是莎士比亚所有戏剧中唯一一部直接从圣经得名的作品,通过两起奸淫罪的处置惩罚历程向人们提出了正义执法的重要职位,揭破了资产阶级执法的虚伪性。《克劳迪奥和伊莎贝拉(Claudio and Isabella)》[英]威廉·霍尔曼·亨特1850 布面油画75.8cmx42.6cm泰特美术馆浪漫主义时代这幅画取材自莎翁《一报还一报》,公爵出国会见,让大臣安哲鲁摄政处置惩罚公务,道貌岸然的大臣抓住克劳迪奥的小辫子要正法他,除非用他的姐姐贞操免罪。

即将成为修女的姐姐去探监,怕死的弟弟让姐姐献身救自己一命,姐姐拒绝了,认为可耻的在世才是罪恶。姐姐恻隐的眼神让弟弟回避,她的双手捂着弟弟心口,让他克制,也引申到弟弟被关押的原因是导致自己未婚妻有身(没有克制)。取材自[英]莎士比亚 《哈姆雷特》《哈姆雷特》代表着整个西方文艺再起时期文学的最高成就。

同《麦克白》、《李尔王》和《奥赛罗》一起组成莎士比亚“四大悲剧”。《奥菲莉娅(Ophelia)》 [英国]约翰·埃弗莱特·米雷[爵士]1852 布面油画761cmx1121cm泰特美术馆浪漫主义时代奥菲莉亚在莎士比亚的戏剧中是一位边缘人物,但在艺术作品中却是毋庸置疑的主角。她象征着懵懂天真、顺从纯洁的受害者。

米乐

在不停推进的悲剧中,她先是遭遇哈姆雷特的殷勤追求,又突然被他毫无理由地冷漠拒绝,最后父亲暴毙的消息也传来耳畔。奥菲利亚徐徐失去了理智,疯狂的念头在她心头盘旋,她变得神经兮兮、疯疯癫癫。剧作中尤为有趣的部门在于少女脑海中疯狂滋长的扭曲和黑暗,这些心思统统展现在了她来势汹汹、纠缠不休的情欲理想之中。

在众多以奥菲利亚为题的画作中这一幅最为著名。画中的美人香魂已逝,徒留尸身漂浮在落满花瓣的酷寒湖水中。

取材自[英]拜伦 《萨丹纳帕路斯》《萨丹纳帕路斯》是拜伦1821年创作的历史悲剧。主要内容是讲述古代亚述君主专制的消灭。它对欧洲文化发生了深远的影响,为德拉克洛瓦、贝利奥兹、李斯特等人的艺术创作提供了灵感。《萨丹纳帕路斯之死(The Death of Sardanapalus)》[法]欧仁·德拉克洛瓦 1827 布面油画392cmx496cm 卢浮宫浪漫主义时代两河文明(美索不达米亚文明)时期,曾经称霸两河流域的亚述帝国的末代君主古叙利亚萨丹纳帕路斯,由于沉湎贪生逐色的生活,逐渐专横残暴,最后弄得众叛亲离。

当他知道自己将战败和死亡,所以下令他的卫队屠杀嫔妃,仆人和马匹等动物。这件作品描绘的即是这个残暴屠杀的场景。作品中传说中的亚述王面无心情斜靠在他血红色的大床上,他身材高峻,胳臂结实,并不像是个弥留的人。然而画面中景,两个裸露半身的女人已经死亡了。

她们年轻漂亮的躯体,仍是康健的肤色。画眼前景,更举行着惊心动魄的杀戮。

取材自[意]波利齐亚诺 《奥尔甫斯》《奥尔甫斯》(1480)是波利齐亚诺为迎接曼图亚宫廷庆典而写的诗剧,也是意大利最早的世俗剧。这部诗剧在绘画界声名远播,拥有数不清的名画佳作。其中最为人熟知的有提香、丁托列托、普桑等版本。

《俄耳甫斯引领欧律狄斯逃离地狱(Orpheus Leading Eurydice from the Underworld)》[法]卡米耶·柯罗 1861 布面油画112cmx137cm休斯顿美术馆现实主义时期《俄耳甫斯引领欧律狄斯逃离地狱》画面描绘了手持代表“永恒之爱”的七弦琴,容光焕发的俄耳甫斯温柔地牵着爱妻欧律狄斯的手刚刚跨越阴间的冥河,迎着薄雾朦朦的晨光即将走出冥界来到灼烁的人间。和意气风发的俄耳甫斯相对应的,是漂亮的欧律狄斯毫无生机的眼神,面无心情地默默追随着良人,显然在未能回到人间之前仍充满焦虑。

冥河另一边被虚化的灰色亡灵们站在森林深处遥望着他们,好像已经预感应悲剧即将发生。柯罗既没有选择像大师提香一样描画欧律狄斯被蛇咬伤的瞬间,也未受同为法国人的前辈普桑的影响勾勒出二人在意外发生前无忧无虑甜蜜生活的场景,而是用他最具代表性的灰绿色风物画色调来描绘了这一淒美的神话故事在悲剧发生前充满希望的一幕。取材自[古希腊]欧里庇得斯 《美狄亚》《美狄亚》,古希腊三大悲剧之一。

作者欧里庇得斯是“古希腊三大悲剧大师”之一。歌剧讲述了远古时期英雄时代,曾偷取“金羊毛”的英雄伊阿宋扬弃妻儿后妻子美狄亚的悲剧故事。《杰森和美狄娅(Jason and Medea)》[法]居斯塔夫·莫罗 1865 布面油画204cmx115cm奥赛博物馆象征主义与新艺术气势派头这幅作品展示了杰森(伊阿宋)和美狄娅在一起的情景。

在神话般的秘境中,这对裸体男女身披少许华美的饰物,脚踩一只白色雄鹰,富于诱惑力。这里不是再现一个现实,而是以极强的表示性,隐喻着画家的理想与对优美生活的憧憬。

画面显得神秘奇异,人物被描绘在一个难以明白的空间中,把象征意义深化在艰涩的层面上。03小说是一种以描画人物形象为中心,通过完整的故事情节和情况形貌来反映社会生活的文学体裁。根据内容题材可分为武侠小说、推理小说、言情小说等。极大多数小说具有广泛群众性或者通俗性的特点,可称之为民间文学。

取材自[古罗马] 阿普列乌斯《金驴记》《金驴记》形貌贵族青年鲁齐伊远游途中投止友人家中,误以魔药涂身酿成一头驴子后的艰辛历程。这部小说具有充实的讥笑要素,中世纪以来,在欧洲广为流传。《普赛克和丘比特(Psyche and Cupid)》[法]弗朗索瓦·热拉尔 1798 布面油画186cmx132cm卢浮宫新古典主义时期普塞克是一位国王膝下三个女儿中最小的。她外表和心灵漂亮无双,全世界的人们都远程跋涉来瞻仰她的漂亮。

这一切使得美神维纳斯心生嫉妒,因为世人不仅忽略了她的仙颜,甚至忘记了她的存在。于是她心生一计,让儿子爱神丘比特(希腊叫厄洛斯)设法把普塞克嫁给世界上最貌寝凶残的野兽。丘比特设计让国王匹俦把普塞克扬弃在一个荒山上,在那里她将与一条貌寝凶残的带翅巨蛇订婚。

普塞克对自己的不幸伤心欲绝,但只能接受厄运。可是当丘比特见到普塞克时,却一见钟情地爱上了她。

他不仅没有把普塞克嫁给毒蛇,反而把她秘密带到了自己居住的辉煌宫殿,并娶她为妻。画中描绘的正是丘比特前往普塞克处与她幽会的情景,画面上所描绘的是初吻的瞬间。取材自[古罗马]琉善 《女神的审判》《女神的审判》是琉善创作的短篇小说,对中级读者来说是一本好书。

它接纳对话形式,极富趣味,险些没有庞大的句子。对话内容讲述了帕里斯评判维纳斯为最玉人神的故事。

《帕里斯的讯断(The Judgement of Paris)》[佛兰德斯]皮埃尔·保罗·鲁本斯1632-1635 木板油画144.8cmx193.7cm英国国家美术馆巴洛克时期在所有画家选材举行创作的神话主题中,最受青睐的莫过于这个场景,即三女神为获得“最玉人神”的殊荣而举行了一次比美。天后朱诺、智慧女神及战争女神弥涅耳瓦与爱神维纳斯纷纷站在特洛伊王子——牧羊人帕里斯眼前,想要让他评判出,她们三其中谁最美。最后象征最玉人神的金苹果被交给了爱神维纳斯,因为她向帕里斯答应可以给他人间最玉人子的恋爱,正是这一举动引起了荷马史诗中所纪录的著名战争——特洛伊战争。

取材自[意]乔万尼·薄伽丘 《十日谈》1348年,佛罗伦萨发生了一场恐怖的瘟疫。为了记下人类这场灾难,薄伽丘以这场瘟疫为配景,历时5年,写下了一部其时意大利最著名的短篇小说集《十日谈》。《十日谈(The Decameron)》 [德]弗朗茨·格萨韦尔·温特哈尔特1837 布面油画190.5cmx254cm美景宫美术馆 浪漫主义时代1837年,这幅画在巴黎沙龙艺术展上展出,作者是维也纳画家温德尔哈尔特,画中的主人公是《十日谈》里讲故事的一群年轻人。青年男女的身后,有水柱细弱的喷泉、新中世纪气势派头的城堡和广远空旷的树林。

米乐

这幅作品的灵感泉源于拉斐尔的名画《帕纳塞斯山》,画中的人物与景致和谐融洽,相映成趣。温德尔哈尔特的这幅画虽说托生于薄伽丘与拉斐尔的名作,画中人物的穿衣妆扮却掺杂着新文艺再起气势派头,尤其是法国国王路易・菲利普一世时期的气势派头(好比漆皮鞋和彼时巴黎盛行的发型头饰)。

《老实人纳斯塔吉奥的故事(第三篇)【the story of nastagio degli onesti (Third episode)】》取材自[意]乔万尼·薄伽丘 《十日谈》(小说)[意]桑德罗·波提切利 1483木板油画82cmx138cm普拉多美术馆 15世纪意大利早期文艺再起这幅画是普奇家族所有的一组四件床头板装饰画其中之一,瓦萨里曾经见过,并赞美这些作品“很是迷人,画工精致”。这四幅以老实人纳斯塔基奥为主题的画作,乃是1483年为吉安诺佐•普奇与鲁可雷西亚•比尼的婚礼而受托制作。

《松林盛宴》描绘故事(出自薄伽丘《十日谈》第五日第八个故事)的关键场景纳斯塔基奥决议要让他所爱却拒绝了他的女子——来自拉瓦那的崔瓦萨利的漂亮女儿——知道已往曾有位女子拒绝他的祖先贵多•安纳斯塔吉,并因此运气悲凉。取材自[法]夏多布里昂《阿达拉》《阿达拉》形貌的是北美洲印第安人部落中发生的一桩恋爱悲剧。作者旨在赞美宗教、宣扬远离文明社会的思想,并抒发了消灭贵族那种灰心厌世的情绪。

《阿达拉的葬礼(Funérailles d'Atala)》[法]安娜·路易·吉罗代·德·鲁西·特里奥松 1808 布面油画207cmx267cm 卢浮宫 新古典主义时期这幅作品出现了夏多布里昂的小说《阿达拉》的末端部门。主角是路易斯安那州的两位印第安年轻人画中情景是女主角庄重的葬礼。她因无法在上帝与情人之间决议,而仰药自杀。笃信基督教的阿达拉自幼体弱多病,她的母亲曾立誓女儿若能成活,便将她奉献给神灵。

夏克达为迎娶她而准备皈依基督教,但她却无法回应爱人的赤诚,最终仰药自尽。取材自[德]布兰特《愚人船》《愚人船(Das Narrenschiff)》(1494)是一部讥笑诗体小说,形貌一只大船载着 111个愚人,各有差别性格,每种性格都代表一种愚蠢或一种社会毛病,如轻浮、抢劫、买卖官职等。[尼德兰]希罗尼穆斯·博斯《愚人之船(The Ship of Fools)》1494-1510 木板油画58cmx33cm卢浮宫 15世纪北欧与西班牙艺术现在收藏在法国巴黎卢浮宫的《愚人船》是博斯的作品,是博斯最著名的代表作,同时也是最令人费解的作品。

早期博斯的研究学者主要看法认为《愚人船》体现道德的批判,是对教会的腐朽和堕落的真实写照。可是自从1914年学者拉弗德叙述了这幅作品同巴塞尔作家布兰特讥笑小说《愚人船》的关系后,认为它是对后者的一个模拟或者插图。随后学者们有关这个作品评论中都强调这一点。

这个结论一直有着很大的影响力。结语赏析绘画、阅读文学,使人类的视野得以延伸、情感得以释放、情操得以陶冶,也使人类对自身、对世界有了更深刻的感悟和更富厚的明白。绘画和文学在点亮人心的那一瞬间,也给人以永恒的启示和气力。

Conclusions参考文献[1][意]弗兰切斯卡·佩莱格里诺,[意]费代里科·皮波莱蒂. 艺术馆系列:艺术中的经典文学形象与故事[M]. 李依臻译.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出书社, 2019.10.[2]甘苏庆.西方油画600年[M].辽宁:辽宁美术出书社,2016.3.[3]于少华.波利齐亚诺《交锋篇》对波提切利三幅画的影响[J].吉林艺术学院学报.2016,(01).[4][日]中野京子. 名画之谜:希腊神话篇[M]. 俞隽译.北京:中信出书团体, 2015.6.[5][日]平松洋. 美的叛逆者:拉斐尔前派的世界[M]. 谢玥译.南昌:百花洲文艺出书社, 2017.9.[6][日]平松洋. 名画中的莎士比亚[M]. 谢玥译.南昌:百花洲文艺出书社, 2017.9.[7][日]井出洋一朗. 名画中的希腊神话 轻松读懂艺术史[M]. 刘炯浩译.北京:电子工业出书社, 2018.7.[8][意]但丁. 神曲[M]. 田德望译.北京:人民文学出书社, 2004.5.转自弘雅书房民众号文案提供:会展中心编辑排版:研究咨询部。


本文关键词:米乐m6,艺术,与,阅读,瞬间,永恒,—,西方,绘画,经典

本文来源:米乐-www.efangwu.com

联系方式

电话:011-86993180

传真:026-23509026

邮箱:admin@efangwu.com

地址: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珲春市视一大楼800号